天地不容

然后断线风筝会直飞天国

再看见一些以前熟知的名字总会忍不住想起那段痛苦的岁月,就忘了吧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认识了一些新博主使我更挑剔也更敏感了,然而这不是“被洗脑”,我本来就是这样,只是从知其然到知其所以然,更敏锐了而已,同时也告别了一些踩雷的博主,还是来去自如好。

哪里是什么“xx项目不可能有喜欢xx的人”,不过是看不见外面的世界而已

我应该没有缘分得见那种爬来爬去哪个坑都能在lof评论里斗嘴的基友啦

我真的很想你(这话真是太矫情了)
但是你说向下走也是在向前走
真的再见了,kingkong,小王子

整理了一下我那个蜘蛛网的cp @K许愿 

我突然想起来高二被淘汰之后,组织竞赛选拔的领头老师坚持让我跟他还有两位要回去的老师一起坐顺风车到公交站的事
倒不如说我一直记得
大学三年没上到他的课,学院名单里也找不到。
也许是退休了。
当时还是随便乱哭的性子,确实很丢脸,老老师对我这么一个非常年轻的学生表现出的关怀也依旧让我印象深刻。
你看我都快要从这个学校毕业了,混得也还行。
上b站就不该开弹幕,气炸了
我还是断网去写作业比较合适
如果是液体,那它便是那妩媚的水;如果是植物,那它便是那水边的柳;更如果,江南是一艘典雅精致的画舫,那它便是那咿呀的橹声与隐隐的水波。总说柔情如水,如水的越剧却将如水的柔情化为冰,化为火,化为永远芬芳在江南天空上的一坛坛女儿红,让所有品尝过它的人,情也缱绻,梦也缱绻,侠骨氤氲,柔肠百回。
指尖轻拂过丝弦,水袖漫卷过落花,歌喉颤动过人心,我们聆听,我们欣赏,我们沉醉。
码一下老家广播的文案

杭州地铁一号线

我记住了

明天去蹲辉辉和老刘的名字

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