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不容

永别
我突然想起来高二被淘汰之后,组织竞赛选拔的领头老师坚持让我跟他还有两位要回去的老师一起坐顺风车到公交站的事
倒不如说我一直记得
大学三年没上到他的课,学院名单里也找不到。
也许是退休了。
当时还是随便乱哭的性子,确实很丢脸,老老师对我这么一个非常年轻的学生表现出的关怀也依旧让我印象深刻。
你看我都快要从这个学校毕业了,混得也还行。

评论